目前日期文章:201707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原則的奉告 —— 為什麼你們沒有資格得到勝解?
 
 
       你們看到這篇如實真心之奉告,一定會認為我在胡亂謾罵你們,這樣的想法就大錯特錯了。這不是謾罵,是對你們恰如其分的身份和後果定位,換言之,也是良藥苦口利於病,忠言逆耳利於行,我是以真誠的善心救你們。
 
       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乃至高頂勝古佛降世,此並非自稱而是眾德賢聖行文認證附議的古佛降世。你等邪類盲孽,焉有資格提問於佛求其勝解?但我今不教化爾等,爾等真還不知自己不但是經律論三藏外行,且還是犬翔堆上的臭蛹,總是翻來扭去,最終還得天然拋屍於糞,可憐嗚呼,地獄有份。出自於菩提聖心,就由我這個佛陀座下的三流弟子來明確告知你等邪惡妖孽吧。記住,我不是為名利而說,而是要讓你等明白,自己是何等低級渺小,是何等不具資格求得法義勝解的。
 
        最近,你等“恆生弟子”在網上提出問題,因爾鼠輩不通三藏,提問荒腔走板,卻自不知羞恥。如哪部經有說蓮花生大師有回春法?哪部經又說了維摩詰聖尊是多杰羌佛第二世?哪部經典又講彌勒佛和釋迦佛陀曾經是師兄弟關係?多杰羌佛真身是什麼身等等。還引出幾段《楞嚴經》原文要求為其說義。
 
        首先,你們要明白,佛法的義理,包括經中一語一偈一咒,都是無上尊貴,要在恭敬中求學。但凡初入三藏經典門梁者,都知道佛經法語的珍貴和尊嚴,必須誠心恭敬方可求問。舍利弗、阿難等所有尊者菩薩,在請南無釋迦牟尼佛講說法義時,個個都是合掌恭敬以膝著地白佛而言。能海法師,為求佛法,每天背水來回走40里路到跑馬山,只為向降巴格西求得法本中的ㄧ句話。從古至今,你們何時見過、聽過有邪惡之人或邪惡猖妖以邪惡輕慢之心得到過佛法?《毗奈耶經》和《本生傳》中均說到:不要對態度不恭敬的人、沒有生病卻包頭巾、戴帽子的人、打傘、拿手杖、帶兇器的人說法。而你們,原本已是十惡之徒,謗佛誹經毀滅佛像之闡提,分毫不具聞聽勝解經義的資格。你等更惡劣的是,對佛法沒有絲毫點滴的恭敬心,你們提問時,蓮花生大師去掉了大師二字直呼其名,維摩詰聖尊去掉了聖尊二字直呼其名,多杰羌佛去掉了佛字,直呼其名!就憑這幾條其隨便一條不淨業行,你們就是背亂倫常的辱佛妖孽,還能有任何提問資格而得到佛陀勝解經義嗎?你們以為自己是誰?佛菩薩的聖號是你等妖孽臭氣能呼的嗎?除非你能請佛降下真精甘露在遠處弟子手捧的鉢中,除非你能拿出圓滿無缺的五明聖量,你就可以直呼其名我不敢非議,因具平等覺量故 !
 
        而且,佛法在恭敬中求還只是第一步,就算你恭敬求知經義,也不一定能聽到經義,還要看此人具不具善根。就算具備善根,也要看緣起是否成熟,是否應該了知這個義理源流,故於法中有擇訣一法。藏密噶舉派米勒日巴祖師尋找瑪爾巴上師,見到一挖地老人時,問知不知道瑪爾巴上師住在哪裡?老人本身就是瑪爾巴上師,當時卻並不告訴他,而是首先讓他勞動,要他挖完半畝地,米勒日巴祖師恭敬聽命服從,以此作為考驗。米勒祖師挖完地後上山找到老人,問瑪爾巴上師居住何處,這時老人才說:“我就是瑪爾巴上師,你還不頂禮!”這還僅僅是問到瑪爾巴上師的住處在哪裡而已,還不是問經中一偈一語,更不是求勝解了悉法出源流。米勒日巴祖師為了學到佛法,以何等虔誠的心,費了何等千辛萬苦,盡了何等對佛菩薩的純淨忠誠,最後,瑪爾巴大師才傳了他大法。又如顯宗經藏,菩薩能聽的,羅漢不能聽,羅漢能聽的,凡夫沒有資格聽,所以才有佛說《妙法蓮華經》時五百羅漢退席,因為他們不具資格聞聽。這五百阿羅漢還都是具足清淨比丘戒,一心恭敬十方諸佛的聖者們,而邪師恆生及其恆生弟子派等,謗佛誹經、毀佛像、滅法音,本是五毒闡提罪子,怎能有資格聽解經中一語一咒一偈及法源始注?例如波旬魔王的子孫們,在沒有虔誠皈依佛教、成為真心信願的佛弟子時,釋迦佛陀是不會為魔妖邪怪說經中一語的,只會為開解誠信眾生而廣義說法,魔妖最多於中旁聽。這正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音,乃是為眾生的大事因緣而為所說,並非爾等妖孽們能以邪心求得勝解的。你們不僅不具恭敬,更狂背倫常,驕慢辱佛,能為你們這樣的孽妖開經說法嗎?能為你們引經據典嗎?能告知你們哪一部經上有佛之所說云云嗎?你們有資格得到經義論題的正解嗎?《毗奈耶經》及《本生傳》所定,不對態度不恭敬之人說法,誰給你們說誰就是輕慢世尊、輕慢佛陀所說經藏,輕慢丹珠爾、甘珠兒、密典、伏藏,輕慢馬哈、阿努、阿底、三約嘎和合教規,更況更高佛陀頂勝法義之境覺二行等佛法教規!誰為你等解說經義、源流,當與你等同擔罪業! 
 

        你們不是號稱覺域派恆生弟子,是西藏密宗嗎?身為密宗法門,卻不懂得除了三藏經律論和密典之外,有印度傳承的心印傳承,有放光表示傳承,到釋迦迥乃祖師時有“經幻心”傳承,蓮花生大師時有心印、放光表示及口說三種傳承和密義源流,白惹渣那時有口說傳承、耳傳承,蓮師伏藏內密中,有內密傳承、勝義內密傳承等等。這些傳承史歷,甚深淵源批注之奧義,至少要虔誠極度,具有三藏基礎,並於眾緣和合方可提問獲解,視其因緣成熟方可為之點化,否則不可為之開解勝義。更何況你等罪孽大如山海的人,有什麼資格聽到超越藏密的更高佛陀教法義理呢?你等明明只是鼠輩妖孽,就算把你們提升等級來看,也不過是樹葉上一隻蠶食青葉的小毛毛蟲,卻偏要認為自己是一條飛天龍,可憐愚痴至極啊!

 
        你們所提的問題,恰恰暴露出你們沒有讀三藏經律論,沒有讀密典,更沒有機會因緣深入過一點伏藏,更不知佛陀之甚深教法。一句話,沒有佛教學識基礎,沒有如法守戒,才會導致自不量力,處處違經叛教還自不知!就算你等放下屠刀,不再為害大眾,不再騙行,願意學佛,也必須是先學三藏,經過考驗,確定純淨虔誠之心時,方可據禮恭敬祈請,或可求得解義和源流出處。你們想想,恆性嘉措仁波且,比你們陳寶生虔誠太多倍,為求佛法,環台灣島長頭大禮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度母,才聞得一經法義,學到一部法。趙玉勝居士,虔誠至極,有了寧捨生命不捨法的決心,能放下世間萬有一切我執,又逢惡病死神降臨,多重因緣所匯,才能得見南無彌陀!而你等愚痴障業人,毫無恭敬,滿懷波旬魔子魔孫願力,騙財騙色禍國殃民惡貫滿盈,寧願為惡,也要謗法,也要騙財騙色,還想偷得經典法義疏注正解,何其愚致骨髓,天大妄想!
 
        禪宗二祖慧可大師,何等虔誠,為求勝解,在嵩山達摩祖師處跪求,祖師不為其說一句法。達摩祖師說:“要我為你說法,除非天降鴻雪。”二祖跪地三天三夜,虔誠感召天降大雪,二祖再求:“天已降雪,請聖尊為我說法。”達摩祖師說:“此非鴻雪。”二祖為表至誠,以戒刀斷臂,血染其雪,捧紅雪再求,達摩祖師方為二祖說法。你等卻恰恰相反,謗佛誹經,毀滅佛像之妖孽鼠輩,辱沒深法奧秘經義源流,視至尊佛法為口角兒戲,何其愚痴乳臭,欲行猖獗卻皮之不存焉得毛孔有基 ! 
 
        你們所謂的恆生 “大寶上師”,二十多年也未能學得內密灌頂的傳承,這是為什麼?因為他不具資格,因為他的德行離內密灌頂十萬八千里之遙。即便在他最虔誠的時候,他也只是一個波旬魔子小雜妖的根性。而你們這些人,最多就是小雜妖下面的盲同妖,除了誹佛之行,毫無敬佛之心,焉能佛前得知聖解?!你們正是《毗奈耶經》《本生經》所說不可對之說法的無有恭敬心之輩!
 
        以上所說均是佛法正教正典正理,但我還是為你等愚妖略作提點以示菩提之教,以揚聖教威光。蓮花生大師來源於色究竟天,蓮師修成返老回春之相,已為三時不變,呈顯十六歲尊容,在密典、在伏藏、在口耳心傳、伏藏靜、猛、速、頓、漸、超之法中有載錄,連普通聖者都只能聞其皮毛之理,何況恆生雜妖,盲同妖孽宵小,做夢也不可能聽聞到!就憑你們這樣的孽行蠢笨,還想盜法,亦是天下奇聞了!更何況,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法律儀的完整系統,不是藏傳佛教密宗,而是遵從三藏經律論無有山頭宗派的純淨佛教,是與釋迦佛陀和十方諸佛同諦,慈悲為本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為行持,與爾等招搖撞騙殘害眾生、收受供養斂財騙色之孽類,不共其途,當然無從知曉純淨至高的佛陀之法!就算你等轉惡為善突發虔誠,可以破格讓你佛前恭敬問道,你也還必須合於問道緣起和資格,方可獲聞勝解,懂了嗎??? 
 
        虛雲法師,朝拜五台山,三步一拜,歷經兩年,途中兩次幾近身亡仍誠心矢志不渝,終得文殊菩薩化現救渡點化。老法師對佛法是何等的虔誠恭敬,才得以證聖。你等盲孽最喜借《楞嚴經》謗佛,卻根本不懂《楞嚴經》講的是什麼,更是亂解虛雲法師所開示的《楞嚴經》義理。虛雲法師博通經藏,教理圓融,聖量達尊,已了證空性無礙,他以空性法身境界而起妙用看認楞嚴、融入楞嚴。所以,虛雲法師做到了的,陳寶生及其妖孽弟子不是做不到,而是邊際都沾不到!虛雲法師戒行嚴謹,穿的是百衲衣,吃的是粗糧,年過百歲還親自下田勞動。而陳寶生是一個只顧自己享受而奴役他人,是一個把自己的享受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窮奢極欲的花花公子、凡夫色狼,連吃飯喝水都要美女送進暗室,有時在裡面一待一兩個小時才出來,在法國大仲馬古堡,就是吉林省歌舞團頭牌美女谷雪瑩為陳寶生端茶送飯,而洪鐵生都已經八十歲了,還要被陳寶生奴役使喚。陳寶生的衣食住行除了高標準、趕時尚,其它概不接受。他全身上下,盡皆名牌,尖頭皮鞋耍時髦,六十多歲老態龍鍾還弄個流里流氣飛機頭,名牌手錶一流住行,吃活鮮大連鮑、上海大閘蟹,滿身血腥流氓行為,色狼行徑,令人作嘔!這樣一個污穢骯臟的貨色,爾等竟然把聖潔的虛雲老法師拿來跟他相提並論,真是不知羞恥、玷辱聖僧!虛雲法師在雲居山禪定,常常是有上頓沒下頓,以禪為食,乃至一坐就是三年,不吃不喝,他陳寶生連三天都餓不了,他能與老法師並論嗎?因此,虛雲法師這樣一個大成就者能說的,陳寶生及其妖孽弟子,沒有資格說!虛雲法師所說的楞嚴,全不是你等妖孽所能理解的楞嚴!
 
        單就《楞嚴經》來說,《楞嚴經》不是給那些沒有佛法基礎的普通人學的,比如陳寶生及爾等盲孽,本身就不懂《楞嚴經》,連基本心識關係,十八種心識之間的取捨、染凈、沈浮統統鬧不懂,《楞嚴經》所指到底是何理體,其體相到底為何,你們根本無從知曉,更不可能分得清經中所說何理應達何體,何行相契何境。你們不是以虔誠恭敬求解之心修學《楞嚴經》,而是以惡毒邪念起意,斷摘《楞嚴經》之章節來謗佛誹法而褻瀆楞嚴經義,因此,你們不可能以邪心而得《楞嚴經》正解,你們學楞嚴,百分之百落入斷滅見!
 
        就算是恭敬誠修的佛弟子,修學《楞嚴經》也必須謹慎,因其牽涉的證境和心識義理太深奧,這就比如一個剛學游泳的人,沒有人在一旁救護,你就讓他在水庫游泳,他一定會淹死,更不要說你讓一個剛學游泳的人到水流湍急、浪大波高的大江中去游,他連在池塘中游水的基礎都沒有,又怎麼能掌握識別急流水性而保自身平安?只有在水里已經自如無礙的游泳好手,他去大江中游,才不至於有危險。
文章標籤

莫忘初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佛弟子赵玉胜接受了真实不虚的传法

 




文章標籤

莫忘初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