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210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聖者不是自己和弟子說了算的,符合考核印證,不是聖者也是聖者;空洞佛學理論與真正的佛法是不同的領域
 
請隨時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網站:www.hhdcb3office.org,獲得正知正見和及時、正確的資訊,避免上當受騙!
 
 
聖者不是自己和弟子說了算的,符合考核印證,不是聖者也是聖者;空洞佛學理論與真正的佛法是不同的領域

 

 

今天說的這個法,牽涉的問題很多。也就是說,當前,在國際社會中,整個國際上的這個佛教,存在著有很多問題,並且提出來了。

我今天先說一下,今天講法,我想跟擺談龍門陣一樣把祂講出來,隨和一點跟大家說。

關於這個頗啊法,頗啊法又叫破瓦法,有很多翻譯都不同的,就相當於把一匹瓦打破,“頗啊”,因為他修法的時間,他發出那個“啊”的聲音,以及調動種子字來提升開頂。頗啊法是一種什麼法呢?他是一種往生淨土的保障法,保障,就是說好像是船上一個救生圈一樣的,萬一唸淨土法門、唸佛沒有成就,就修頗啊法往生。可是,有一個問題,我本來不想說的,頗啊法是屬於西藏的藏密中的一個法,那他這個保障法的係數有多高呢?我認為呀,這是根據我的經驗、根據這麼多年的觀察、根據若干劫來祖師們的經驗和佛菩薩們累積的真知實踐,他的保障係數大概百分之一都不到,但不管怎麼說,他畢竟是一個救生圈啊。你說“那麼差啊”?這是我講的真心話,你們大家不想聽的真心話。如果要依照到藏密法來給你們說的話,那我就會說:“頗啊法好得不得了,修一個成就一個,修一個開一個頂,修兩個開一雙。”其實,我這樣說的話,是不真切的。頗啊法能開頂,而且百分之九十多都能把頂打開,能插上吉祥草,甚至於插香。實際上,頗啊法真真假假,有真的頗啊法,確實頭上能插吉祥,那那個吉祥毛呢是孔雀毛,軟的。但是,往往修頗啊法都插的是西藏的一種草,叫吉祥草,那個草下面的堅硬度,起碼至少有那個硬頭黃的竹子那麼堅硬,就是說削尖以後,輕輕就可以把任何肉都可以戳穿,所以像這個啊,就未免有些太假了。關鍵問題,你說:那這個假了,是不是頗啊法就不存在呢?我剛才講了,有真的,確實能開頂,開得了頂,那麼,開頂也能插草,可是這個開頂插草以後,神識飛遷,頗啊法叫所謂的飛遷法,是不是都能飛遷到極樂世界?啊?因為修成功頗啊法了,就應該飛遷到極樂世界了,如果是那樣的話,那就整個與我們釋迦牟尼佛的教誡違背了!釋迦牟尼佛的教誡,八萬四千法門,處處不離修行,六度萬行也好,十善也好,等等一系列,尤其在大乘教義裡面,講得非常的清楚,要如何修如何修,真的那麼簡單,釋迦牟尼佛,大慈大悲的佛陀啊,至高無上的、我們娑婆世界的教主啊,祂能整我們、騙我們一天去修這些行,累得倒死不活?祂莫如說就修頗啊法成就就算了嘛。你們大家聽一聽,我說的這個話難道不是真理嗎?頗啊法出在藏密,但是確實有這個法,幾大教派裡頭都有,神識也能出來,可是往往神識出體不是頗啊法開頂就能出體了,頗啊法開了頂以後,神識是出不了體的,必須明確跟你們說!很多修頗啊法的人,你問他:他的神識能出體嗎?出不了!那什麼法神識才能出體呢?是頗啊法開了頂,他本身行就修得好,法就修得好,他的禪定功力也好,他已經修成了那一種內在的證量,能施用外力了,那個時間神識才能出體。當然,我指的是真正的頗啊法,不是指那個假的啊,假的你們都可以去當師父,都給他竹籤削尖了,給他插在頭上,滿頭都是血,那個是裡扯火的。那真的,都要依靠修行、依靠其他的止觀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修持,然後,有了內證的功力以後,才能真正的出體。

那出體是不是就成了聖者了呢?我告訴你們,出體不是聖者,那只是一個神識出體而已!說難聽一點,民間有一句話“三魂七魄”,我們不管他有沒有這個東西,反正就靈知心識,就叫魂魄出體,魂魄出體跟聖者有什麼關係啊?八桿子都打不著。所以出體是出體,出體不能稱聖者!聖者是具有相當高深的證量,證到聖證量以後,取得成就了,那個神識能聚集出體,但是出體,神識也不一定就能成形,所以,神識出體以後,也許根本別人是看不到的,要成形,還得要具備化身的力量,才能“聚則成形,散則成氣”,所以,這裡面的過程,還真叫做不簡單!普通人,根本就不懂什麼叫佛法,一聽頗啊法,就認為頗啊法了不得,我告訴你:就是真正的頗啊法,也不能保障你能往生極樂世界的!那你說:“神識都出體了?”神識出體有什麼好稀奇啊?你們的父母早就神識出體,你們很多親人,已經死了的,尤其是那個殯儀館,睡在那兒的早都出體,中陰生,變鬼的變鬼,到三惡道的到三惡道,該轉善道的轉善道,該升天的升天,等等等等一系列。出體不能說就代表著成就,所以說頗啊法的神識出體,如果功德圓滿,自修、修行好,那麼,那個時間出體以後呢,就隨緣容易遇到佛菩薩來接引你到極樂世界,就此而言呢就叫飛遷法。可是,這個飛遷,有幾種飛遷呵:飛遷到極樂世界;出體以後回不來,飛遷到三惡道中——地獄、餓鬼、畜牲道;飛遷到三善道,都是說不清楚的,這就是頗啊法的關係——神識出體。

那麼你說,什麼法比較穩定呢?當然,能比較穩定的出體的法,神識出體的法,就是“泥丸道果”。泥丸道果,他是成為三善道裡面的天人的,所以從泥丸宮而開頂,那他這個神識不同的,他能出能收的,能出來,又能清楚地回去,又回到身上。當然,更厲害的呢,就是“金剛換體禪”,能出又能收回去,就是說,出來以後,體外修法,在體外來修自己的功課、練自己的功、參自己的禪修等等一系列,或者修自己的本尊完美法。所以說,大家聽懂了這個道理以後呢,就知道,頗啊法假的多得一塌糊塗,就是真的,也不能是保證你能昇到極樂世界的,這一點很重要很重要,大家要記住啊!我以前就講過頗啊法,頗啊法有非常多的品種,什麼文殊頗啊、觀音頗啊,還有其祂的,有些明王的等等一系列的頗啊法,其祂菩薩的頗啊法。在頗啊法裡頭,最著名的一個頗啊法就叫光明頗啊,那麼這個光明頗啊呢,也同樣是如此,性質跟我剛才講的完全一回事,完全是我剛才講的那麼一種性質,所以,我們要依靠頗啊法成就的話、不修行的話,那就是對釋迦牟尼佛的侮辱!那就真正的不是一個佛教徒了。好,不管是蓮花生大師也好,宗喀巴大師,或者是瑪爾巴大師等等等等,無論是任何一個大師,祂們的頗啊法都跟我說的性質一模一樣,沒有差距,否則就違背因果、違背修行學法、違背釋迦牟尼佛整個苦心說三藏十二部的法,就違背了。我說的這個就是真理,任何人都推不翻,只要你們聽真理的人,一聽就明白!我這個話是實實在在的,完全沒有半點虛假。不修行就想成就、就想靠一個什麼法解脫,那就成魔的世界,就這麼簡單!關於這個頗啊法,他是飛遷法、到極樂世界的救生法,但是,頗啊法修成功了、開頂了,絕對不能保證你往生淨土!往生淨土怎麼才能保證?要自己修行、禪定等等一系列,包括或者你的本尊法很好,那才能保證,這是唯一的保證!

關於在這個世界上,現在各宗各派的教派,佛法在末法時期已經亂了,就是說亂象叢生,互相胡說八道、編篡亂說,想怎麼講就怎麼講,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全部都說的是假佛法、騙大家的、說得熱鬧的。

特別是為師者,都以聖者自居,好像很多人,弟子稱他聖者,不是這個聖,就是那個聖,不是他是大菩薩就是小菩薩,小菩薩還沒有,盡是大菩薩。其實,我今天說句實在的話,根本就不是什麼大菩薩、小菩薩的問題,連凡夫裡面都是一個騙子,這是我說得很實在、很紮實的,當然,我不是全部一掃光啊,我是指的大部分的所謂為師者。聖者絕不是誰說是聖者他就是聖者了,說不是聖者他就不是聖者了!聖者是冒充不了的,無論他說他什麼法,比如說有的人,他就說:哎呀,某人某人他傳頗啊法,他傳一個開一個頂,傳兩個開兩個,嚯喲,厲害得很,那天一百多人都開了頂了。但是,你見到過哪一個修頗啊法開了頂的,生死自由地往昇了極樂世界呢?你什麼時候見到了呢?非常之少,極可憐!所以就說明啊,那個開頂的也許本來就是假頗啊法,也許他在藏密裡面拿了一個很高深的傳承,一個什麼了不起的傳承、法王手下學了這麼一個法,但是,實際上呢,他傳的弟子根本就沒有開頂、假開頂,或者就是開了頂,也不得成就,甚至於這個傳法的這位上師,他就是不能解脫、不能成就,沒有那個本事讓自己解脫成就的。這我講的都是實實在在的真心話,因為他為什麼不能成就?首先他不是聖者,而以聖者自居者就是犯罪。聖者要考證的,聖者是騙不了人的。從現在起,你們大家注意一個問題,沒有繃聖者的呢,當然,他們慚愧自修的,這是值得尊重的,凡是吹噓、冒繃聖者的,那就他必須要給大家兌現、要考證的。怎麼考證?這個考證就是要看兩個方面,看他的內外之質地。內質,我這一說,你們可能馬上會搞昏了,有很多人都說:嘿呀,他好有內證量,他好有內證量。不是這個概念的,內質,實際上是什麼呢?就是自己的體質,自己的體質必須要是聖體質。那麼,聖體質呢,他在哪方面反映呢?就要具備有聖體力,就是說要有超凡之力。啥子叫超凡之力?就是超過普通的、一般的人、這些凡夫的力氣,如果他沒有超過凡夫力氣,他還在凡夫的體質、體力的這個階段的話,那就說明他是凡夫不是聖者,因為他的體質體力沒有解決。

那這個體質體力要解決,在佛法裡面,有一個非常嚴格的考證,當然,很多年就已經被取消了,我想應該很多上師,特別是以前藏密的這些上師們,巴不得馬上取消,立刻取消,為什麼?因為取消了,讓大家都不知道了,才避免有人想起這件事,來觀看他,來印證他,來暗地裡看他,有沒有聖體質、聖體力?這就相當於鳥,鳥裡頭有鷹、有斑鳩,外表看起來差不多同樣,但是鷹它的體質結構是不同的,它可以輕輕把斑鳩抓在指掌之下,然後騰空飛起來就抓走了,而斑鳩呢,就不行了,反過來要抓鷹,抓半隻鷹都抓不動,三分之一的鷹都抓不動,因為它的體質跟鷹是結構不相同。所以修成聖體質以後,他內在的結構就不相同了,就跟普通人不相同了,那不相同怎麼看呢?就要看拿杵上座來考證他了,到底他達到了多少段?聖者的體質了嗎?還是在哪一段位上?或者是下降到什麼段位上?是凡夫的體質?還是凡夫小力體質?還是凡夫的虛殼體質?或者甚至於是凡夫的病殻枯竭體?所以要看這些的啊!當然這些你說就看這個嗎?這個我剛才講了,這個是內在的一種力的反應,是內力,人家所謂說的內證功夫,內證功夫,實際上這個力氣就叫內證的力,那麼現在我要說的,這是一個方面啊。第二個方面,就不是這個了,那就叫做外力了,外力就是心力了,就是心質力。體質力和心質力這兩個是不同的,心質力表現在哪裡呢?心質力就是外力,外力是隔空力,啥叫隔空力?就是說他的心力能隔空起用,隔一個空間,比如曾經你們佛弟子們有的啊,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的,當年祿東贊師兄啊,他當然現在已經生死自由,走了,當年他就利用他的心力,然後把金剛丸從大家的面前的缽中,看守著的缽中,他坐得比大家遠,而把這個金剛丸——讓大家緊緊看著的金剛丸,瞬間這個金剛丸就不見,就到了他的手中去了,這就是道行,這就叫做道行,這個心質的力量,就是隔空取物,當然,他不能去取一個什麼普通東西囉,那簡直是對佛法的侮辱,那是要犯戒的,因為金剛丸祂畢竟負有金剛力量嘛,它是屬於聖品嘛,聖食物嘛至少是。當然更厲害的就不是這個了,現量伏藏,就最容易來考證這個心質力了,現量伏藏跟昔量伏藏不相同,昔量伏藏是把過去什麼佛菩薩們或者什麼祖師們,尤其發生在西藏比較多,埋藏的東西,然後把它觀測到以後,去派人或者親自帶人去把它挖出來,就是所謂的取藏,取藏有時候取出什麼舍利啊、佛像啊、法器啊,這個有些法本啊,所謂那些法本啊,就叫做伏藏法,有說喔他學的是伏藏法,伏藏法呢又稱為不共法,就是說經書上找不到的,那這不共法呢有兩種,我想大家不知道懂不懂我說這兩種,有一種呢就叫做完全是騙人胡編亂整的,說不起走了就來一個“我傳的是伏藏法”,因為我的師父傳給我的是伏藏法,所以經書上查不到的。另外一種呢,就真正的是佛菩薩們過去放在那裡的。

可是這不行喔,這不是說取出來了以後,就能算數了,那誰知是真是假呢?為了對眾生負責,必須還要實行一次現量伏藏。現量伏藏就恐怖了,凡是取了伏藏的這個大師,或者是所謂的聖者,管他是不是,先說所謂的,那麼他要實行一次現量伏藏,現量伏藏簡單,跟昔量伏藏不相同,昔量伏藏可以造假的,我們的所有弟子們,不管你們是哪個啊,你們都可以把一個東西埋藏在那兒,一年兩年三年,等草都長起了,樹子都長來根根都盤住了,或者五六年以後,故弄玄虛修個法,當眾弟子在那兒說“哪裡有個伏藏,我們去開藏挖出來”,實際上是他幾年前就埋在那裡的了,所以挖出來的東西往往都是假的,你想嘛,他在這個伏藏上他都能做假,他不做個假東西放在那兒嗎?可是現量伏藏就不同的囉,現量伏藏那就是攤在面前,大家眼睛看到,少說閒話,你這個師父呢,就坐在那兒不准動,讓從千人萬人的法會中,抽籤,那些人至少都是百人,抽到籤的人,選上十幾個,專門這個抽籤的,抽到這個號碼的,先定號碼,然後他們去藏,而且不能亂藏的,亂藏就會做假,因為說不定其中一個人就跟他們這個師父是溝通的,而且還不准藏,就要在面前擺著,很簡單,你這個師父,比如坐在大殿上,那麼這些弟子們,選出來的人,他就要把這個要取的東西包裝起來,不能讓你眼睛看,來包裝,那包裝好了以後,然後再換人,換過人,這包裝的人要全部趕走,還不准他參加,要趕走,不准他交代,再換過人,總之,這個現量伏藏的人,要絕對這第二批人就不知道這裡面哪個是哪個了,經過混亂,甚至於弄在一個大袋子裡面,一起混一起混,混亂以後,外表看起一模一樣,簡單的說,就是一個皮球,一個小皮球,有一二十個皮球,完全外表同樣樣,封裝樣子完全一樣,再到袋子裡一起混,沒有任何顏色差距,沒有重量的輕重,全部一樣,然後再第二批人來,第二批人再經過一混,拿出來以後,就直接擺放在千人萬人的面前,直接放著,然後用同樣的大缽大碗,完全一樣的碗,比如說現在這個瓷碗啊、燒的那些最精緻的,一套完全一樣的全部蓋起來。說老實話,第一批人出來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嘛,第二批埋進去的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,更何況這個師父看不到,甚至要把這個師父趕到另外一個屋頭去,不准他參加,曉得不?好,在這種狀況下,他看不到就要說,這個第幾個第幾個第幾個是什麼東西,他把它取出來,這個就是聖證量了,就不是法力了,他就是聖者了,心質力已經能隔空就能認得到這東西了,就是進去看了,看準了,可是在取藏,從古至今,最難取的現量取藏,其實最難的不是舍利或金剛杵啊、鈴啊,什麼佛珠啊、法本啊,不是這個,因為那個東西啊,外表都有差別,雖然埋起來了,裡面總還有差別啊,他鑽進去還看得到哪個是金剛杵啊,最難取的是綠度母淨壇鏡,綠度母淨壇法的寶鏡,外表一模一樣,弟子們,外表毫無差別,都是鏡子,鏡子發出來的光都叫鏡光,在沒有鑒別、沒有拿去實際照妖或者照障、照無明的時候,你是看不到的,怎麼也看不到,你說那不是照火嗎?聽說還是,當然,火就是無明,火這個東西啊,你們不要小看了,弟子們,這可是一個很神秘的東西喔,你當然你從科學上可以講出一套理論來,但是實際上它就是很神秘的東西,我告訴你,就是佛陀們、無始的因果聖施予給眾生享受的這個火,如果沒有佛陀們,沒有無始的施予給眾生享受的話,眾生還真沒有辦法,水火都是施予的。你說它怎麼叫無明呢?你點一個燈,不管這個燈多大,你一口大氣一吹,吹熄憑空消失,我問你,它到何處去了?難道還有嗎?它當然就沒有了,它當場就可以消失,只看到“嘭”一下有煙,沒有了,好,你當然會解釋,你說它散啦,它散啦。它為啥子要散呢?那其它東西咋不散呢?吹口氣,你看它散不散呢?它不散啊。所以它是無中生有而來,是無中生有而去啊!就是這麼簡單,藉風而消。好,它當然也是一種神秘東西,所以照妖鏡也會把它照出原形來,知道嗎?但具體什麼原形我就不去講了。

總之,現量伏藏的它是屬於證量,而且是真正的聖證量,是自己哪方面的東西呢?是屬於心質力的,是屬於道行,是屬於一種道行了,自己修持的道行,那這道行啊,它是不是法力啊?大家要好生聽清楚了,聖證量道行不是法力,千萬要弄清楚,法力是一種修法以後產生的一種隔空之力叫法力,有法力不一定是聖者,而聖者一般都懂一些法力,但是往往聖者不太喜歡法力,因為祂們到那個時候啊,都是要成就解脫,誰給你搞法不法力喔!懶得!除非特殊要用。法力是某一部法在修持的時間產生的力量,它跟自身的證量有關係嗎?沒有關係,而又有關係。沒有關係,它本身力量不是來於自身;又有關係,是自身有一定的道行、內證量以後,這個修持者如果是聖者了,祂當然來修這個法,本尊都會認可祂,所以這就叫又有關係。這個法力啊,不能跟聖證量混為一談的,譬如剛才講的,這個心的力量,心質的力量是外力,為啥叫外力,是在隔空起用,在外邊起用,實際地展顯出來,心質力量的這個外力,有很多人聽到說:哎呀,外力不厲害。啥叫厲害啊?啊?啥子力都沒有就叫厲害嗎?所謂外力就要實際隔空起用,是這麼一個關係。

可是聖證量、法力是絕對不相同的,聖證量我想大家應該知道了,來源於兩個方面的展示,一個聖體質、聖體力;另外一個就是聖心質、聖心力,它是意識上的,一個是體質上的,這兩個方面都能考得過關,那就是真正的聖者了。那同時還要說明一點,如果聖心質的力量到位了、過關了,聖體質根本就無所謂了,聖體質的力量是一種基礎,不厲害的,能隔空力量的話,那力量就強大了,這就是真正聖者裡頭的高手了,一般都是,往往聖體力有的人,不一定在聖心力上有成就,而聖心力量成就高的人,他就不需要其它的那些東西了,懂嗎?所以我說到這個伏藏法它是屬於考試,很重要很重要的,很重要,就我剛才說的,那個取這個綠度母淨壇寶鏡,世人又稱它照妖鏡,因為它能照出邪惡來,照出原形來,那麼這個鏡子呢,它的外表完全是相同的,也就是說,這十幾個鏡子,無論是鏡壇寶鏡和普通相達的這些鏡子,外表都完全相同,是鏡子的內質——鏡性不同,所以要把這個鏡性不同的鏡子混雜在一起,讓大家當面看,都是分不出來,就讓你在面前選都選不出來,更何況混亂以後,還要包裝在一個外表完全相同的,裝在裡面,所以也就是包好了以後,你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,你都認不出來,任何人都辨認不出來,他只有在施用佛法來照的時候,才能辨別出來。你如果真能把這個不同的鏡子,大家把它伏藏起來,你能準確的說哪一個是照妖鏡的話,說明你是很了不起的了,你的聖心質力是成功的了,而且是相當有等級的了。我再告訴你們,就算是一個阿羅漢都取不了照妖鏡,阿羅漢他有通,他可以觀看,他可以穿壁觀看,看得到,但他看過去全是鏡子,而且都同樣樣,看鏡子的本事是不厲害的,要看鏡性,啥子叫“性”,“性”就是這個本性,這個鏡子的性質,本性是什麼?本性是無形無相的東西,他要看得到他這個本性,他才能識別得出來。不是說哦,我取一個啥子小東西,或者一根金鋼繩,不是,那個有形相的東西,那不是最高的高手,那阿羅漢就能取了。所以說呢,你們要記住,凡是聖者,如果沒有聖體質,那他除非有絕對的聖心力,否則,不能稱聖者的。

另外一個呢就是說,他沒有這樣的道行,他也可以找藉口說他不能隨便展示,這個都是由一個當師父的人嘛,他們有他們的權利嘛,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。可是有一點,考試是跑不掉的,要考試的時間也可以判斷,那就由佛菩薩來定你了,來定你到底是聖者還是不是聖者,在公眾面前讓佛菩薩來考試你,而不是搞的什麼藏密法裡頭的什麼打卦啊、觀湖啊、問卜啊,不是那麼空洞的東西啊,那是要直接顯示聖力,直接當眾問詢。當然最厲害的問詢呢,其實最厲害最直截了當的,就可以用馬頭明王的珠掛法。普通的珠掛法不那麼確切,而水壇珠掛法就可以直接、一目了然地把你判斷出來,你到底是啥子聖者,你有幾級成分,輕輕就可以一目了然。包括你人不在,都可以把你的名字寫下來,把你定性,來讓大家來測試你。可是要有這樣一個人啊能修水壇珠掛法。那修水壇珠掛法到底要靠什麼修呢?靠聖證量嗎?不是。修水壇珠掛法,祂是一定要從道德、境界的感召力,祂的道德境界感召,然後再配上如法的法力,持唸觀修召請馬頭明王的示現,雙結合,那就百分之百的能修成水壇珠掛法了,這樣子也可以定出你的性質。至於你說其它的考證呢?其它考證多了,那八風陣啊,大陣啊,也可以考啊,考你的段位考你的級別啊,考你是不是聖者啊。那八風陣啊,真實厲害囉,祂不是普通的厲害,不管你說得天上有地下無,你只要不是那個等級,一當你進入這個陣以後,那個當然是大陣,是很寬的,起碼有一二十畝地寬,當然我們這裡講英畝呢,就沒有那麼多了,但是,幾英畝地寬是有的。在這個幾英畝地寬的陣上,祂這個金剛繩一牽上,你不夠那個級別,你連那個繩子都走不進去,你要強行走進去,一股力量,無明的,肉眼看不到,會把你彈出來,彈出來以後,不是那麼簡單,甚至於把你拋在空中,乃至於當場讓你死掉,七孔流血,甚至於全部呼吸停止、脈搏停止,當然,他不會死人的,他會經過那個主陣的聖德,巨聖德或大聖德一修,然後你的魂才會回過來,所以,這個你要想假,是休想假起來!當然,我說到這裡,我必須要說的,我雖然修不了這個八風陣,我也沒有這個本事,但是,我的弟子裡面,特別是那些上尊們啊,其中就有這個本事,而且他們也修過這個八風陣,這個八風陣在聖天湖他們就舉行過,很多人都看到過這個八風陣的,在現場親自見到了的,這個大家都應該了解得到的,這個不是我在這裡亂說,不是我們想像的八風陣很簡單啊,哪裡是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?首先祂有八個護法,這八個護法幹啥的?就是專門這些人倒了以後,要拿擔架把抬出來,那是實實在在地抬了好幾批出來的,那是非常實在的,很多人都談到這個事情。可惜,我很慚愧啊,師父呢就只知道教大家修行、學法,沒有這麼一種本事。至於這個金剛陣,同樣能考查,能測試,能輕輕就把你驗證出來的。那個金剛陣的,穢跡金剛最厲害的金剛陣,這個也可以考啊,都可以考試考出來的。這考試呢,就是依靠的是大德、大聖者們的那個本身的道德、修為、證量,結合法力,然後所修的這個八風陣或者是金剛陣來進行考察你是不是聖者,否則都是不確切的。當然也不能說他不是,我只能說叫不確切,因為冒繃的人太多了。永遠記住一句話,不是哪一個人說他是聖者就是聖者,哪一個人說他不是聖者就不是聖者。

那在,我剛才說到這些,其中就牽涉到一個叫感召量。內證量裡頭不一定有感召量的,我告訴你,內證量雖然你是聖者了,你有功夫了,你在修某些大法的時間你還不一定修得起來,因為你感召不了祂,那個本尊。那個本尊,說難聽點,祂瞧不上你,祂覺得你小不點,懂嗎?感召量一定要自己絕對是一個道德風範、修為上的楷模,絕對是純淨無瑕的那種聖者的典範,那麼你受祂們的愛敬,你在修法的時間才能有感召量。所以說到這個量啊,有很多種都不同的啊。

那聖者是不是都法力高強呢?我必須要說了,聖者不是法力高強,我剛才說了,他跟法力兩個是不相同的。法力是要修一部法的力量,產生的力量。法力高強是修這個法修得好法力高強,但他自身筋骨改換沒有,他自身的心質力已經成聖沒有?還不能確定。所以,法力和聖證量、聖者,要切割開來,不能混為一談的。那麼,有一些上師啊經常在弟子面前呢,就以一個聖者的形象來自居,那他是不是真正的聖者呢?我現在不講,你們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啊,所有的聽聞這個法音的人都知道了。那麼,自居不能說是。他的弟子說他是,也不能說是。必須要考試,必須要驗證他的聖體質聖體力,如果這方面沒有驗證,那就要驗證他的聖心力,隔空取物。最兌現的,現量伏藏,這是必須的,現量伏藏,現量伏藏是必須的。當然至於其它的什麼有很多法咯,先知預言啦,等等啊,什麼隔石建壇啊,還有非常多的法,懂嗎?當然那些法呢,從歷史上來說沒有這個現量伏藏直接,這是非常重要,大家要注意,好嗎?也不是說那個不厲害,厲害,但它沒有這個直接,有些是摻雜了法力的。現量伏藏是揉不進去法力的,本尊任何都不敢參與、不敢管的,這非常非常的重要,這一點。

那現在有人問說,對這個問題啊他們都很惱火,就是動不動就說“我的根本師”。一個弟子啊他要有個根本師,依根本師的法來成就。這根本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?誰是根本師?這個是很廣義的,我先給你們講哦。根本師,就是說一個弟子啊,平常就依他的教義,依他講的那些道理,他傳的法來修,就是根本師了。可是根本師是真與假呵?有很多根本師會誤害眾生的,不能成就的。那怎麼樣才是根本師呢?簡單來說,就是說每一個上師要傳一部法給弟子,那他傳的這部法,這個上師首先就是修這個法的,他的師父就是修這個法成就,傳給他,傳給你的上師,你的上師又修這個法成就再傳給你,而是經過特別的灌頂傳這個法,這一部法的本尊認可了你的,他就是你的根本師了。如果這一部法的本尊沒有認可你,那也不叫根本師。當然,你可以依止這個法來修,如果修得好,也許會成就,只要是真正的法的話。假如說這不是真正的法,當然就不能修成就了。簡而言之來說,就是你的師父修成功了這一部法 ,這一部法是三行具備完滿的,他也是修這個法成就的,那他又傳給你,他叫根本師。那什麼情況下才不是要依我剛才說的呢?除非你遇到的是觀音菩薩、文殊、普賢、地藏王等等,祂們的法多,祂傳哪一部法給你,你依祂紮實地修,都能解脫成就。那,哪一部法都能修成就,而這位菩薩也就是你的根本師。可是你哪裡遇得到啊?這不是那麼簡單,都是一些凡夫普通人的嘛。當然,凡夫普通人裡頭也有聖者轉世的,也有今生修成聖者的,而修成聖者的,他依那一部法來傳給你,也是沒有問題的。比如說我們修的任何法,我們的根本法的祖師是誰呢?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佛法啊,不是啥編一套那個假法、假伏藏啊、妖魔法啊等等啊胡說八道騙人的啊,我指的是真正的佛法的,那當然就是釋迦牟尼佛嘛。釋迦牟尼佛的法那麼多,如果釋迦牟尼佛傳你哪一部法,你依照到那個修都叫根本師,釋迦牟尼佛就是你的(根本師)。所以性質有些不相同。但是至於普通的師父,普通的上師,哪怕就稱為聖者的上師,他傳給你的法,也要弄清楚你的上師是不是以這個法為主在主修,這很重要的。在過去中,就有很多聖者大德都說,哦,某人某人是修啥子法成就的,某人某人是修啥子法成就的。只有漢人和西方人不太講究不太明白這個道理,而真正在修本尊法的人,他都知道他的師父是修什麼法成就的,你們從網上我相信都會查得到這方面的知識和公案。

根本師的概念大家已經清楚了。但是有一點非常重要,無論他是什麼樣的師,在家出家,法師或者是其他身份的師,首先這個師一定要戒行清淨,而且佛法清純,來路正。我指的來路不是說:你看,我是某一派,我是啥子派,我是啥子派,我是啥子派,我是第幾代傳承!那個是非常假的。為了要迎合這個傳承,他可以去印一本書,很精湛的書,把那些歷代,哦,噶舉派是某某某某某,傳到第幾代,最後一個他把他名字簽上,他聽起來多正宗。哪個去核實啊?誰去核實啊?然後又是,哦,這個寧瑪派我是哪個哪個的傳承,我又是第幾代第幾代,我是某某某某。這些都不是來路。來路要看佛法,他是從聖者那裡接下來的法位,成就了人沒有?他這一派的佛法有解脫者嗎?成就了多少,他的師兄弟們?這非常的重要。簡單地說,根本師,除了戒行清淨的,最好最好你的這位師是一位聖者,那保障係數就大了,這是很重要的。

那麼這個法的道理呢大概就講了,總而言之一句,修學佛法,一定要把問題弄清楚,不能胡說八道,尤其不能編纂一些假佛法。另外呢還要特別注意,我們凡是想成就解脫的弟子,你們修行就是要紮紮實實地修,今生不能解脫的話,以後就沒有任何機會可以解脫了,我明確告訴你們,你們師父我呢,很普通平淡,很慚愧,但是呢,我必須要給你們說清楚,你們修我給你們傳授的佛法,如法地去修,你們都不能成就的話,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成就。我大膽地說一句,我給你們傳授的法,你們照《了義佛旨》去做,照《解脫大手印》去做,然後照我傳給你們的法如實地去修,保證你們成就。否則,任何一個菩薩來教你們都不得成就,就這樣告訴你了。我指的任何一個菩薩不是指的小菩薩。因為我知道,我的法是絕對無上的,絕對最好的法!

關於以上的課題,我已經講了,有人還想聽一下頗啊法,那我就總結一下頗啊法。

說到法,要弄清楚三個問題,這三個問題是原則,對於一個學佛修行人所獲得的三種成果,每個學佛的人都要把它區分清楚:一是現象,二是證量,三是解脫。現象不能代表證量,證量不能代表解脫!

文章標籤

莫忘初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請大量轉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:“新年說法: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?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?”

 

 

新年說法: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?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?

 

 

“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: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,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,但加持力遠勝文字。”

 

 

新年說法: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?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?

 

 

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,元旦,一號嘛?

(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,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,而且都戴了口罩。為什麼呢?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,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。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,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,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,雖然很多人不在,沒有來到這個地方,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。

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?當然,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、成就、成佛,其實,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,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。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,成就了,成為了佛陀了,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,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,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。當然,我早都說過,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、十方的諸佛,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,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,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,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,可是,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,因此,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——佛教的教主。因此,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,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,就有了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,那幹什麼呢?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,想成就解脫,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。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,你們都知道的,不用多說,是我們這個廟上的,那麼都很清楚的,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,就是說,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,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,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,但是,歸根結底一句,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,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,所以,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!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,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,那就是外道了,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,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、天主教啊,那是宗教信仰自由,各自有各自的啊,我們不能去評論的,我針對的是佛教。

所以,清楚地告訴大家,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,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,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、不來不去,遠離一切痛苦,沒有痛苦可言,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,那麼,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,正因為如此,為這一點去追求,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,就想到: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,我乾脆就去出家,所以就剃度出家,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,出了家,受了三壇大戒,成為比丘、比丘尼。那這個時候,是為什麼要這樣呢?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:我一定要出家,以最虔誠的心,我才能成就,我才能解脫。所以,下定了最大的決心,出家了。我剛才講的,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,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、比丘尼,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,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,也有很多不邪惡、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。那好了,說到這裡,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?我先重申一下啊,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,全部擔當因果責任。另外有一種人呢,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,走投無路,所以覺得不好生存,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,各個方面都不順,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:哎呀,咋辦呢?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。所以,就這樣出了家、剃了頭,甚至於受了戒,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: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,開始修行了學佛了,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,如法地去遵守、去行持、去學了;那另外一種呢,是看看經書,或者聽聽師父講法,走走過場,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,其實,一點佛法的真諦、修行的道理都不懂,說難聽點,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,混日子,把這一生混過,讓閻王來請他走。說科學點,就是說,無常到了,那就得要離開了,進入中陰再轉輪,根據因果,做的壞事多的,那就轉惡道,做的好事多的呢,就轉善道,真正懂得到佛法、入了佛門的呢,那這些人呢,就會取得成就,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,有大有小,各有不同。同時,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、各自的習氣不同,因此,他學佛的多少、進步的快慢也不同。比如說有的人啦,他聽到一次佛法,他馬上就明白道理,明白道理,立刻就執行了,就照到去做了。可是,有的人聽了一兩遍,毫無作用,聽的時間他挺感動,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,可是,他隔不了兩天,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,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,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,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,可是又分得開,願力可以勝於業力,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,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,而他就會飛躍起來,惡業擋不住他的,他就會很快進步了。當然,我說這第二種人——為求生活而來的,有各種不同的啊。那還有一種呢,就是第三種人,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,非常地恐怖,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,為了躲避而逃避,就出家了,當了和尚,剃度了,那當然,這種人呢,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,可是也有進去,出了家,一樣地還是墮落的。

那第四種呢,你說種類那麼多啊?太多了。第四種呢,面比較廣了,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,外表剃頭、外表出家,是比丘,是比丘尼,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,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,幹什麼?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,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,篡改經書,亂講佛法,添鹽加醋編一套,騙取眾生的錢財、人、等等等等,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,就屬於邪論、附佛外道,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。可是,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,有的很厲害,有的普通,有的說不了經,傳不了法,但是,他會破壞僧團,搞內部混亂啊、內部矛盾啊,曉得不?反正把僧團整爛,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,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、能力比較差的,就喜歡幹這一套了。

那你說,他們本人知道嗎?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,知道的人非常的少,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!他一般都不知道,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、正宗的出家人,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,而不知道地執行,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,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,他自己不曉得。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,有一種性質呢,業力較輕的呢,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,他會明白,他明白了,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,走向光明。有一種呢,他不明白,他愚癡得很,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,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。所以,這麼二三十年來,我在僧團裡面,什麼人都看到了,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,無論稱聖德的,還是稱出家人的,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,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,自己在破壞佛法、破壞教誡,但是自己不知道,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。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,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,比如說,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,經常看到都有這種,很多寺廟都有,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,弄得不好就矛盾了。其實,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,為什麼要矛盾呢?為什麼要矛盾呢?他只明白一條:他對我不好,他過分了!他就沒有明白:我執著了,我被他牽引了,我自私了,我不是修行人了!他卻不明白這一點,我說得對嗎?

(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:是!)

所以啊,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,我們就要想一想:他非常不好,他現在這樣對我,我怎麼辦?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、他太無理了,他就是我的仇敵,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、我厲害,我要報復,讓他懂,採取這個手段。另外一種呢,就採取:我是出家人,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,釋迦牟尼佛說:佛說無為最,忍辱第一道,我忍辱,你罵吧,你打吧,你侮辱我吧,我不在乎的,你們都是眾生,佛陀啊、佛菩薩們啊,唉,我成就的時間,我要先渡他啊,把他渡了,以避免他跟別人鬧啊。就用的是這種,就是這種行為。前者的行為呢,那就必須告訴你,前者的行為,就想報復、想給厲害等等的,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,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,薄弱的那一類,來破壞僧團的。還有一種呢,就是說,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,根本不把佛法、不把釋迦牟尼佛、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,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,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,當然,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,好吧,這是必然的,而且今生會很慘的。

既然是修行,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,說得非常之好,我覺得他真了不得,他說:“既然修行,我們下決心修行了,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,修乾淨點吧,不修乾淨等於不修,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。”你說講得多好啊,這句話說的!是他幫了一個人,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,他堅決不要,他說“我幫你,我是應該的,我雖然不認識你,但是我是應該的,因為這是我的職業,我應該幫你。”人家說:“這你幫我啊,我覺得你太好了,我感謝你啊,不然我心頭難過啊。”他說:“你為什麼要難過?你感謝我,我知道了,你修行,你好好地修,就是感謝我了。我告訴你,我是佛教徒,我在修行,我要不我就不修,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、修徹底。”嘿呀,精華啊!簡直是精華,我說。當然,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,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。如果修行不修徹底,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,那就散失覺照了,所謂進益損減,就是說今天一天,我待人接物上,我的心態上,我符合一個佛弟子、佛教徒嗎?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、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?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?他到晚上的時候,他就回憶他的一天,如果他這一天,他是坦蕩的,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,我修徹底了,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,我都如是而做,但是,我不高興,我還沒有做好的,我無所謂,我要繼續,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,我只管我犯了沒有,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?如果他這樣做的話,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,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,佛菩薩們會觀照,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,都會傳他的法的。但是,當他不是這樣,而發現了問題,想到:哎呀,無所謂,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,今天不給那個也好,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,我明天再改就是了。就糟了,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,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,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。所以,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、修徹底!

我們慢慢來想,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。他反過來,他還反映說:“他如何如何,他能成就嗎?他這樣子能成就嗎?他在修行嗎?”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,我說:“你現在正脫離修行,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,懂到了嗎?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?你在幹什麼你?你看人家別人,你管人家成不成就,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?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?”有一句話叫“他非即我非,同體名大悲”,他的不是、他的不好,就是我的不好,我不要說,我自己好生想自己,哪怕他就很優秀了,我要想他更好,他不優秀,他對我很不好了,我也覺得:哎呀,我真感謝他,他今天來鍛煉我,讓我能在這個時間受到磨煉,我沒有生氣,我沒有動無明,哎呀,我的恩人啊。這樣一想的話,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,說:真了不起,此人可以成為聖者,立刻證道,讓他得到五通。當然,先得五通,最後才得六通嘛。因為祂放心你了,祂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。

所以,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,這是非常重要。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,也要引以為戒的,這也很重要。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,確實很有道理的,那個不修行的人啊,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,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,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,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,實際上他沒有修行,他是在裝模作樣,想欺騙佛法到手,就想把佛法騙到手,佛法是騙不到手的,弟子們。佛法不是師父掌握,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慚愧的我能掌握的,那是護法、本尊、緣起、因果神祂們在掌握。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?說難聽一點,所謂的擇決,就是問管的、主宰的這位聖者,祂批不批準你擁有這個法?祂不批準,你不能傳。那祂怎麼批呢?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,不是這個概念的,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,祂認可你,因為祂的認可,本尊才認可、護法才認可,這部法才傳得下去,他才能得到受用,否則,你學到的法,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、常規佛法、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,而深奧的是不行的。在去年,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,在傳這個法的時候,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,狂風大作,整整打開十二天,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?

(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:應該有好幾次,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。)

對,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,對吧?

(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:是。)

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,這點讓我甚為感動,為什麼呢?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,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,沒有這一條啊,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,風不可以吹進來啊,沒有這條啊,也沒有這個規定、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,沒有啊,佛法就叫佛法,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,這就叫。那起了那麼大的風,連放的金剛杵、在門外的金剛杵、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,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,樹葉吹來遍地都是,席捲撲屋而進,進大雄寶殿,但是進不了!它是撲屋而進,可是沒有進成,又被退回去了,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,一刀截斷,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,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。就是不進去,那兩扇門是敞開的,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,一刀截斷。你說門檻麼,應該不叫門檻,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,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,幾乎都沒有門檻的,對不對?

(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:是!)

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,只是一道門,下面一個縫,對吧?

文章標籤

莫忘初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